原标题:“摔跤耳”背后的故事

  “摔跤耳”是一种由于经常进行贴身搏斗和摔打导致耳朵软骨一再受损增生,无规则肿胀呈菜花状的耳朵。8月12日,红河州摔跤代表队在云南省第十六届运动会摔跤比赛中,为争夺金牌而战。记者看到,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有一双“摔跤耳”。

  白继亮是我州摔跤代表队的一员,在激烈的角逐中拿下自由式摔跤男子甲组61公斤级冠军。今年刚满19岁的他学习摔跤已有10年,一双耳朵“历经磨难”,成了“摔跤耳”。“练习这么多年,就是为了在赛场上争夺冠军。”白继亮手握金牌,笑得很开心。

  提起学习摔跤的初衷,白继亮告诉记者,他的父亲是一名摔跤运动员,想让他子承父业,所以把他送到了摔跤队学习。“刚去的时候很不习惯,因为从没离开过家,每天训练还特别辛苦,经常哭着打电话回家想要放弃,是教练和队里前辈们的关心和照顾让我坚持了下来。”白继亮说,慢慢地,他爱上了摔跤,这么多年不管再苦再累都坚持了下来。上一届省运会,由于多方面原因,白继亮错失了参赛的机会,看着队里的前辈拿到奖牌,他很羡慕,于是暗下决心,一定要刻苦训练,拿到金牌。

  “他在前期的比赛中还受了伤,锁骨出现了骨裂,我们都以为他今年可能没希望了。没想到他带伤上场还能拿到金牌,我为他感到骄傲!”白继亮的教练高有成与他一起登上领奖台,脸上满是自豪。高有成告诉记者,今年我州带伤上场的运动员还有一位,是获得自由式摔跤男子甲组74公斤级冠军的刘润,他在左手扭伤使不上力的情况下获得胜利。他们的夺冠让整个队伍的士气得到了鼓舞,最终我州摔跤代表队在省第十六届运动会中取得了9金13银12铜的好成绩。在采访中,记者注意到高有成的耳朵也是“摔跤耳”,摸着自己的耳朵,高有成说:“没有三五年一般不会形成‘摔跤耳’,这是练摔跤的人努力奋斗的象征。”

  高有成的妻子金玉娥也是一名摔跤教练,本次比赛他们夫妻一起出征。金玉娥告诉记者,摔跤项目赛前准备比其他项目早,比如,赛前3个月运动员就得控制体重,有的运动员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吃过一粒米饭,同时还要坚持训练。当问起做教练辛不辛苦,她爽朗一笑后说道:“说不辛苦是假的,但是当运动员们站上领奖台的时候,什么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金玉娥身边一名瘦小的短发女生叫王丛娟,是我州参加本届省运动会摔跤比赛的5名女生之一,在自由式摔跤女子45公斤级比赛中获得银牌。“作为女孩子,练习摔跤让我吃了很多苦。除了身体上受的伤,这么多年我没有留过一次长发,每次到理发店剪头发我都会哭,但是擦干眼泪后,我又回到训练场继续训练。”王丛娟说,她一定会坚持练习摔跤,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我州参加省第十六届运动会的摔跤运动员们,赛前努力训练,比赛中奋力拼搏。在长期的训练中,他们大部分人的耳朵成了“摔跤耳”,他们顽强拼搏、勇于冒险和永不服输的精神值得点赞。(赵婧汁 敖俊华)

作者 tb888akk1